首頁  |  今日頭條 |  魅力江蘇 |  原創推薦 |  專題策劃 |  圖片 |  文化 |  旅游 |  視頻 |  娛樂 |  體育 |  健康 |  百科 |  聚焦 |  案例追蹤 |  動態
當前位置:首頁 > 江蘇 > 案例追蹤 > 正文

我是如何被全能神引誘和利用的

2016年05月25日 22:04    作者:胡小梅(口述) 姜寧(整理)    來源:莫邪網    [糾錯]

  我叫胡小梅,女,1968年7月生,已婚,陜西隴西人。幼年時期,母親去逝,父親脾氣爆燥,家中經濟比較困難,高考落榜后,1996年隨同鄉來南京江寧區打工時,認識現在的丈夫。1998年結婚,一直沒有生育小孩。婆婆看我是外鄉人,本地沒有親戚,比較孤單,就鼓勵我跟隨同村人去教堂信基督教。在婆婆的心目中,信基督教的人都很善良,看到信教的人員到我家,她都非常熱情。由于教堂我村比較遠,因此,我村信教的人員在不方便去教堂時,就在我家讀圣經、唱贊美歌等,久而久之,我家也就成了基督教的家庭聚會點。

  2000年4月,同村一個信基督教的人帶來一個陌生人,她自我介紹說,她叫小紅,也是信基督教的,在聚會一段時間后,我們在不知不覺中接受了她所說的耶穌已經道成肉身,降臨人間,為了與上一次降臨的區別,現在稱呼為全能神;現在已是末世,《圣經》已經過時,要想不被全能神擊殺,必須學習全能神最新發表的講話,如《話在肉身中顯現》等一系列書籍,接受全能神的工作安排。由于我有一定的文化基礎,對圣經的內容有一定的基礎,家中人員又比較支持信教,小紅就讓我負責澆灌(輔導)那些尚未接受全能神已經降臨的基督教信徒,2001年元月由于人數逐漸增多,小紅就將她對這個教會的領導工作交給我負責。這讓我在沒有小孩,沒有工作可為,自認為懷才不遇的人感到很有成就感,從此就更加堅定了相信全能神,馴服于全能神的決心。

  2002年2月,小紅帶來一個叫海飛的女子約我交通(交流),后來我知道,海飛就是我們這個小區的教會帶領。她表揚我對神的旨意領悟較深,明白了很多“真理”,現在根據神的安排,需要我離開本地到外鄉負責傳福音。我二話沒說答應了,并按她留的地址,住到一個接待家庭,負責指揮、協調、培訓其他全能神人員在醫院、車站、農貿市場等地方尋找可以發展全能神信徒的人員,也就所謂的二線傳福音。在傳福音的過程中,我們每一個傳福音的人員就像一個個幽靈一樣,整天躲在公共場所的陰暗角落,觀察著每一個行人,對有困難的行人就走上前去,假裝成好人,“攙扶”老人、“幫助”提東西等,在看似不經意的聊天中,套取她們的家庭信息,在取得一點點信任后,就乘機采取暗示、恐嚇、引誘她們要相信老天爺以及神,如果她們認可了,就將她們的聯系方式匯總成《生命冊》交給小區教會,教會再派澆灌人員去上門輔導。在傳福音時,每天每人都有任務。我看到有些傳福音的人為了拉攏別人,不惜自己花錢購物送人,自己則忍饑挨餓,有的因沒有發展到人員,回到接待家庭中對著全能神書籍,懺悔痛哭,將自己貶得一文不值,以期全能神的諒解。全能神的歪理邪說對信徒的精神控制可見一斑。4月份,因成效顯著,我升為一線傳福音,就是潛伏在教堂內拉攏基督教徒。此時,我已完全被全能神邪教組織所操縱,完全失去了自我,成為全能神邪教組織隨意操縱的傀儡。

  2004年初,上線又安排我到離我家更遠的一個縣做小區配搭。在此之前,我還能每月回家一次,做了該縣小區配搭后,回家的次數就越來越少了。有時為了彌補對丈夫的婆婆的愧疚,我也曾多次從接待家庭中溜出,利用夜晚的時間,潛回家中,為他們做一些事情。據我后來的了解,每一個像我這樣在全能神組織中希望向上晉升的人員都必須逐步脫離家庭,到外地為全能神作工。全能神組織就是這樣將我一步一步地隔斷了和家人的聯系。由于我不遺余力地為全能神發展人員,2004年4月被公安機關抓獲。我始終不交待我的所做所為,在拘留所里蹲了一個月,出來后就被全能神組織安排隱藏在接待家,進行約兩個月的觀察,在認定我沒有“出賣”組織情況后,7月份又重新安排我到離家一百多公里之外的小區做小區配搭,上線曾多次恐嚇我,說我曾被抓捕有案底,絕對不能回家,與家人進行任何方式的聯系,否則就會被大紅龍的邪靈(暗指公安機關)抓走。她的這些恐嚇,使我無路可走,我原有對丈夫和婆婆的愧疚也就基本沒有了,只有一心一意接受全能神的安排。

  然而,事情并非是我想像的那么簡單,只要一心服從全能神的安排就可以得到全能神邪教組織的信任。全能神為了考驗我是否是真心為該組織服務,通過種種辦法試探我,讓我越陷越深。

  2006年,她們借口在盡本分(做工作)的時候有應付和糊弄現象,就免去了我所有全能神的工作,讓我隱姓埋名躲在外省的一個接待家庭,接受監督,看我是否對全能神邪教組織有怨言和消極情緒,經過半年多的考驗,我居然一點怨言都沒有,也沒有發現這是她們設計的圈套。2007年12月她們又安排我到陌生的地方去擔任小區帶領,當此小區教會工作發展良好時,為了防止我對此小區的掌控,她們又將我移到幕后,修改信徒對全能神三十條真理的認識。因我文字功底和思維總是達不到她們的要求,她們就一會將我下放為教會帶領,小區講道人,澆灌執事,小區代班人,小區文字修改組長等等,先后到過鹽城、淮陰、宿遷、常州等地。這樣的日子一直持續到2014年8月,我終于在一次與全能神人聚會過程中,被群眾舉報,送回了當地。

  在當地基督教牧師、心理學家等多方人士的幫助下,我終于認識到:全能神邪教組織,通過有目的,有計劃逐步地使我迷信耶穌已經道成肉身降臨中國,要對世人進行末日審判,為了逃避劫難,不被審判就必須為全能神使用,這樣就從精神上控制了我。從此,我就這樣被她們呼來喚去,過著一個不能與家人,朋友、過去所熟悉我的進行聯系的地下“黑人”生活。當為她們發展、控制人員有效果時,她們就大加贊賞,當成效不如她們所愿時,她們就以我做事拖拉不利索,沒有擺布(領導)能力丟棄在一邊,還美其名為“靈修”,當我在活動中以尚存的一點人性,不符合全能神歪理邪說要求時,她們就會將我定為假帶領撤換并放到B組(剛發展的新人)等等,以此羞辱,刺激我繼續為她們不遺余力地為她們效命等等。

  值得慶幸的是,我現在大家的幫助下,終于擺脫了全能神邪教組織和他們歪理邪說的精神控制,過上了正常生活。

 

【責任編輯:宜寧】

分享到:
11.7K

今日頭條

原創推薦

專題策劃

友情鏈接:

關于我們 | 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京ICP備14016129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4559號

亚洲人成视频在线播放,亚洲中文无码永久免费_变态欧美另类重口味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