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今日頭條 |  魅力江蘇 |  原創推薦 |  專題策劃 |  圖片 |  文化 |  旅游 |  視頻 |  娛樂 |  體育 |  健康 |  百科 |  聚焦 |  案例追蹤 |  動態
當前位置:首頁 > 江蘇 > 案例追蹤 > 正文

端午節:八個難以團圓的家庭(組圖)

2016年06月05日 18:12    作者:陳琦    來源:莫邪網    [糾錯]

  家庭是社會的細胞,是父親的王國、母親的世界、兒童的樂園,沒有了和睦的家庭,就失去了最貼身的心靈安憩之地,等于生活在地獄里。全能神邪教鼓吹為了奉神而棄家疏親,胡說“什么丈夫、家庭,為我誰也不要留情,再好的親人也不行,必須按真理去行。”(《話在肉身顯現》)這里的所謂“真理”,就是“女基督”的神旨,就是信徒必須“吃喝”的“神話”。

  在上述歪理邪說的蠱惑下,許多癡愚的全能神信徒跟家人玩“出走”,舍家棄親,專門去“傳福音”、“為神作工”去了。實際上是被全能神邪教“拐跑了”。家庭由具體的人組成,重要的家庭成員被“拐”走,一個家也就散了。現在就讓我們來看看現實的“拐人”案例吧!

  家庭是社會的細胞,家和萬事興,家睦國運昌。然而,樹欲靜而風不止,邪教為了招攬信徒,施行騙術,千方百計地破壞信徒的家庭。特別是全能神邪教,引誘癡迷信徒拋家舍親,成為它“傳福音”、“搞政治”的的工具。許多全能神信徒被洗腦后,與家人鬧翻,最終離家出走,他們實際上是被邪教“拐跑”了。全能神“拐人”令家庭解體,具有極強的社會危害性。謂予不信,有事實為證。(按,本文案例,均來自凱風網,恕不一一注明出處)

  案例一:李小虎的媳婦被拐跑

  家住漢中市漢臺區將壇路金源福家屬樓的李小虎,媳婦名叫潘英,有一個兩歲的兒子,父母健在。他們原本有一個幸福的家:李、潘二人搞個體客運,李開車媳婦賣票,父母在家給我們專心帶孩子,日子過得其樂融融。后來,潘英受已是全能神信徒的父母的影響,被一個“劉阿姨”游說,也信上了“女基督”。夫妻從此不和,潘英再也不顧家,夫妻倆隔三差五的吵嘴甚至動手打架。潘英成天不著家,發展到后來,干脆留下了一張紙條,跟著“劉阿姨”去追求“神的道路”,從此離家出走。鑒于父母身體不好,李小虎只好低價賣掉了車回家撫養孩子,生活失去了經濟來源成天坐吃山空,有時想給孩子買桶奶粉都囊中羞澀,李一個人既當爹又當媽,日子過得苦不堪言。然而,潘英至今未歸,且音信全無。一個好好的家就這樣“偏癱”了。

潘英離家出走的留言條

  案例二:劉明軍的老婆被拐跑

  劉明軍,老家湖北孝感市孝南區,妻子劉翠平,娘家住仙桃市西流河鎮。兩人在孝感結婚后來到了漢正街做起了布匹生意。劉翠平迷戀打牌,上了全能神的邪船。從此家事一概不問,說是出去“傳福音”,少則幾天,多則成月不歸。兒子生病要錢治療,一查存折上的幾萬塊錢被劉翠平取走“奉神”了(每次取錢都是劉回家的日子取走的)。夫妻為此發生爭吵,劉翠平在全能神的教唆下,四處奔波,將近1年沒有再回家。劉明軍曾經在她姐姐家看到她,想接她回家,可是她堅持要為全能神傳福音,死活不愿歸家,后來很難再找到她的蹤跡了,好好的一個家就這樣給毀了。

  案例三:曹翠蘭的女兒被拐跑

  家住江蘇省宿豫區順河鎮陸河小區的曹翠蘭,有個女兒張新玲,29歲。一直以來,這一家子都平淡而幸福地生活著。可是,天有不測風云,2013年10月,張在鄰居張阿姨的游說下沾上了全能神邪教。從此,她啥活兒不干,一門心事參加教友聚會,“交通神話”,并向親人宣布:“我的生命是屬于神的,聽神使喚,對神順服,至死都沒有怨言!”時隔僅半年,就在2014年4月7日這天,張新玲卻因為深陷全能神邪教而離家出走了。全家人及親戚朋友四處尋找,始終不見蹤影。全家人焦慮萬分,天天睡不安穩,茶不思飯不想,日子都沒法過了。

張新玲離家出走,母親曹翠蘭(左)四處尋女

  案例四:林春光的妻子被拐跑

  福建省長樂市的林春光,與妻子俞瑞玉1990年結婚,婚后,他們育有兩女一男。夫妻倆經營一家五金店外,林春光還兼做海鮮、干貨等批發生意,常年累月跑外地搞推銷。日子過得頗紅火。后來,俞瑞玉迷上了全能神,不僅不管生意,不管家務,還罵丈夫是“撒旦”。 2012年春節后的不久,幾天不見的俞瑞玉連電話也不通了,曾與她一起的“同教”也不見了。為了找到妻子的下落,林春光發了瘋地四處尋訪,到過她的娘家,找過她的故友,問過所有的親友,甚至上網尋人直至失蹤報警,可一年半苦尋仍然杳無音信。林春光疾聲呼喊:“妻子啊,我們一家人日夜盼你回歸,想想我們初戀和新婚時的美好時光,長大的兒女都將成家立業了,你能回來共享這天倫之樂嗎,你回來吧!”

俞瑞玉

  案例五:張天杰的妻子被拐跑

  河南省濮陽市王助鎮桑辛莊村的張天杰,與妻子趙香彩生育有一個兒子。張、趙結婚16年了,夫妻感情一直不錯。可自從妻子加入“全能神”邪教組織后,曾經善良、溫順的趙香彩變得冷漠無情、六親不認,不干活還將家中的錢拿出去奉獻給“神”,對讀初二的兒子也不管不問,致使15歲的兒子輟了學。趙香彩經常說一些怪異的話,比如:“世界末日就要來臨,有一位真神要來拯救天下的好人,我們應該回報這位真神。只要心誠入教,末日就不會死,災難能躲過。”信“女基督”一年后,她竟然離家出走“傳福音”,至今杳無音信,全家人焦急萬分。張天杰在老人的逼迫下,走遍了鎮里所有村莊,問遍了之前和妻子一起加入的人,沒有任何消息,回到家里我看到的是傷心生病的老人,聽到的是孩子哽咽的哭聲,真是哭天不天應,叫地不地靈。

  案例六:袁海麗的丈夫被拐跑

  吉林市沙河子鄉的袁海麗與丈夫宋志國原本有一個令人羨慕的和睦家庭,夫妻恩愛,女兒可愛,生活富裕。2009年,他們在吉林市開店搞家電修理,兩年賺了近15萬元,準備用于購房和培養孩子。可風云突變,2011年夏天,袁海麗搭車到市里去看愛人,吃了閉門羹。后來才知道,丈夫迷上了全能神,相信世界末日就要到,信神才能獲救,做生意沒意義。辛辛苦苦掙來的存折,也已經變成了“奉獻款”的收據。再后來,干脆連宋志國的人影都看不到了。2012年12月21日太陽照常升起,世界末日的謠言不攻自破,可宋志國仍沒有音訊。好端端的一個家就這樣被“全能神”拆散了。

  案例七:傅純娟的女兒被拐跑

  廣東南雄的傅純娟和丈夫有一個可愛的女兒,為了女兒將來能上大學,也為了全家生活富足,兩人常年在廣州打工,年幼的女兒則留在老家由外婆和小姨照管。2011年國慶節后,傅純娟辭工回家照顧女兒,發現14歲的女兒神神叨叨的。原來是外婆和小姨信了全能神,并傳福音傳給了傅純娟的女兒。后來,在這個“神子民”的勸說下,傅純娟也加入了全能神,并且表現積極。眼看著女兒早戀什么的,學習成績一落千丈。傅純娟開始管了起來,女兒卻以“神話”強辯,信“神”的人是沒有父母,沒有夫妻關系的,她只不過是借著我的肚子來到這世上,我沒有資格去教訓她。不久后的一天,當傅純娟聚會回家,只有桌上一張寫著“讓我冷靜一下!”的紙條,16歲的女兒已不見了蹤影,女兒離家出走了!近一年杳無音訊,為了尋找女兒,傅的丈夫辭掉了廣州的工作,毫無目的地東奔西跑,幾個月不到,夜夜失眠的丈夫就急白了頭發,每天念叨要妻子把女兒還給他。傅純娟深深自責:“全能神毀了我女兒的人生,毀了我一家人的幸福,我悔恨不已!”

  案例八:劉運讀的妹妹被拐跑

  湖南省祁東縣洪橋鎮劉運讀的妹妹劉小英(1947年生),原有一個幸福溫暖的家庭,丈夫勤勞善良,兒女孝順聽話,劉小英也勤勞能干。可自從2009年劉小英迷戀上了全能神,這個家庭的噩夢就開始了。劉小英變得神秘,家事不問,一心參加信神活動,把辛苦從牙縫攢下來的錢全部“貢獻”給了邪教組織。夫妻一天一小吵,三天在大吵,吵累了倆人就長時間不說話,幾十年的夫妻感情就因為誤信邪教而出現了裂痕。劉小英十分相信世界末日就要來臨,買了300多支蠟燭,買了5袋米,買了5件礦泉水。世界末日并沒“如期”到來,她卻還是不清醒,“傳福音”更加瘋狂,有時半個多月才回家一次,把兒女給她的生活費甚至孫子的奶粉錢全部拿去捐“奉獻款”和用在車費上。伴隨著錢財被騙的是,劉小英一次次的離家出走,她丈夫經常淚流滿面向劉運讀訴苦。劉運讀則仰天慨嘆:原本善良賢惠的妹妹被邪教俘虜,變成了一個不著家不顧親情的人,萬惡全能神,你喪盡天良,你還我原來的妹妹!

  透過上述幾個案例,不難看出:全能神通過“拐人”破壞家庭是一個普遍的現象。要想家睦國安,必須全社會共同協作,徹底鏟除邪教!

【責任編輯:天平】

分享到:
11.7K

今日頭條

原創推薦

專題策劃

友情鏈接:

關于我們 | 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京ICP備14016129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4559號

亚洲人成视频在线播放,亚洲中文无码永久免费_变态欧美另类重口味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